梦的意义与原理

梦的意义也被分成了“显义”( manifest dream- conten和“隐义”

前者指梦境显示的具体内容,後者指这些内容所代表的潜意识含义,往往是受压抑的欲望。“隐梦转化为“显梦”的规律称为“梦的工作”

原理,它有以下六种

(1)象徵( symbolization)。压抑在潜意只中的欲望往往不被超我接受,所以它必须乔装打扮,改头换面,骗过超我的检查,才能进入梦中。其中最常用的手段便是象徵,即用一种中性的事物来替代一种超我忌讳的事物,以避免使梦中的自我产生痛苦。例如,用棍棒、蛇等象徴阴茎,以茶杯、房子等象徵阴道,以骑马、跳舞或节奏性活动等象徴性交活动,等等。

(2)置换( displacement),指将对某个对象的感情(爱或恨)转移到另一个对象上去。例如,有一男大学生梦见自已打一位50岁的男教师,而他对这位教师又没有意见。分析後发现,梦中的教师是其父亲的象徵,该生从小憎恨放荡的父亲,打教师实际上是在发泄恨父亲的欲望。

(3)凝缩( condensation),指将内心所爱或所恨的几个对象结合成为一个形象表现出来。例如,贾宝玉梦见警幻仙姑领他与其仙妹成婚时,见仙妹神若黛玉,貌若宝钗,名叫可卿而字“兼美”。这是典型的凝缩作用,这位仙妹是贾宝玉所爱的三个女性的结合体。

(4)投射( projection),指把某些不良动机投射于他人,以减轻对自我的谴责。例如,一女大学生梦见男朋友抛弃了自已,很伤心。分析後得知,她男朋友在外地,不能常来看她,而周围的男同学对没有男朋友的女同学很热情,对她冷淡,因而她潜意识中有抛弃男朋友另找一个的动机,但这种负性动机受到超我谴责而压抑下来,在梦中就把它投射到对方身上去了。

(5)变形( metamorphosis),变形相当于防御机制里的“反向形成”,指潜意识中的欲望或意念用其他甚至相反的形式表现出来。例如,一大学生梦见一位同班的老乡被评为优秀学生干部,于是向他祝贺。

但实际上由于分配等利害冲突,他并不希望对方很出色。

(6)二次修饰指在做梦过程中,梦者往往会无意识地对自已的梦进行修饰加工,使它比较有次序或合乎逻辑;或将梦中最有意义的东西反而置于次要的不显著的地位。故在分析时要注意细节,抓住要点,去伪存真,因为越是荒谬、凌乱与离奇的梦境片断,越能反映潜意识的动机,对心理咨询和心理治疗的价值也越大。

梦的形成过程与防御机制的产生过程是一样的,都是自我为了协调本我和超我的矛盾所做的工作,两者的差异是防御机制在清醒的时候表现出来的,而梦是在睡眠状态表现出来的。在睡眠状态下,超我的力量减弱,容易被自我“买通”,所以在清醒时不可能的事情,在梦中就成为可能。如一个仇恨父亲的人在清醒时不可能去殴打一个像父亲的语文老师,但在睡梦中,超我尽管不同意打父亲,但会同意殴打一个替身,以满足本我发泄仇恨的需要。

梦是对愿望的象徵性满足,它既不违反减弱了的超我,又满足本我。运用这一梦的工作原理,通过显梦挖掘隐梦,澄清受压抑的欲望及其内心冲突,让来访者领悟其病态的根源,得到心灵的释然,从而达到咨询和治疗的目的。

环境自我本我超我象征、置换凝缩、投射变形、二次加工图6.5梦的产生过程例1有位女性梦见一只小白狗被绞死,弗洛伊德的助手费兰斯对此梦进行了分析。

费兰斯认为,这条小白狗实际上是这位太太所讨厌的义妹的形象。情况是这样的,这位女性对烹调很擅长,并且有时还亲手勒死鸽子、小鸟等来烹饪。但她感到这样做是很不愉快的事情,所以很想辞去这项工作。她特别讨厌义妹,并激奋地说义妹对她丈夫“就像训练好了的鸽子一样”,使她十分厌恶。费兰斯认为,梦中勒死小白狗的方法同勒死鸽子的方法实际上是样的,而鸽子、白狗其实都已拟人化了,它很可能就是义妹的形象。通过进一步询问,果然得知,这位太太在做此梦之前曾与义妹大吵了一场,还把义妹从她房间里赶了出来,对义妹骂道:“滚出去,但愿别让狗咬着我的手!”最后女士承认,她确实有过“义妹死了可好”的想法,而她的义妹身材矮小,皮肤细白,就像小白狗一样要注意的是,正常人在梦中也会进行象徵性的满足,但不影响个人和社会的现实生活。病态的人的问题在于,这种满足方式在清醒後表现出来了,影响了个人和社会生活。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讲,一个有神经症的人,是一个“白日做梦”的人,即他在总体上是一个有意识的“清醒人”,但在某个领域,他糊涂了,被澘意识控制了——“人在梦中,身不由已例2弗洛伊德曾经治疗过一个19岁的女青年,她患有强迫症。每天睡觉前,她要把大小各种表放在室外,把花盆放在桌上以防止在地上被打破,打开自己卧室和父亲卧室之间的门,并要反复摆放长枕头,不让它与床的栏杄接触。她花很长时间完成这些事情。同时,对母亲特别容易发怒。

经过弗洛伊德的长时间分析,她终于明白了行为的含义。原来,她在幼年时对父亲非常依恋。病态行为是对父亲依恋的象征,如花盆象征女性生殖器,钟表的声音代表性兴奋,枕头象征母亲,长栏杄象征父亲,打开自己卧室和父亲卧室的门象征与父亲的亲密性关系…总之,来访者的恋父情结没有得到妥善的处理,依旧在潜意识中控制着她。她领悟了原因后,强迫症就消失了。

从这个典型的例子中可以看出,心理咨询和治疗的目标就是让来访者彻底“清醒”,领悟“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的道理。这些症状原来是幼年的些欲望,这些欲望对于成年人已经毫无意义,既然如此,症状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当事人紧张的心理因此放松下来,症状也就慢慢消失。但这种由“糊涂”变“清醒”并不那么容易,因为它必须切断象徵性的满足途径,代之以正常的满足方式和压抑或压制。这是一种类似“断奶”

的心理,成长需要断奶,但对于当事人来说是比较痛苦的。对痛苦的畏惧会使来访者产生阻抗心理,拒绝治疗和康复。因此需要有一个中间环节来缓冲其痛苦,这个环节就是“移情”。

移情( ( transference)分析法弗洛伊德和同事布洛伊尔在治疗过程中发现了“移情”的作用,即来访者把情欲的目标转移到医生身上。布洛伊尔因感到相当难堪而最终放弃了这一事业,但弗洛伊德却认为这种移情作用具有重大的治疗意义,并进行了深入的研究,揭示了移情的潜意识机制,并用移情作为精神分析的一个重要工具。

弗洛伊德认为,移情是来访者对治疗者产生的一种态度,是早期对父母形象的态度的反映,或者说是来访者过去经验中与周围重要人物的相处关系在治疗情境中的重现。例如,来访者如果觉得治疗者在做笔记是想将来利用他,是对过去他遇到过的某些人、事的态度的再现。在自由联想中,口腔性格的人注意的是他是否喂饱了治疗者,治疗者是否给他以相应的回报;而肛门性格的人注意的是谁在控制治疗情境;性器性格的人可能在意谁在竞争中会赢。这种态度经常是来访者日常生活中潜意识的一部分,而在治疗过程中特别地显示了出来。

移情是所有人际关系和各种治疗法的一部分。但精神分析法把它加以特别的利用,使之成为行为改变的一种动力。为增进移情,可采用各种方式,如让来访者躺在躺椅上,是让其表现依赖性,频繁的交谈加强了治疗关系在来访者日常情绪生活上的重要性。最後,由于来访者和治疗者的关系如此密切,但对治疗者本人来说又几乎一无所知,这意味着来访者的行为完全取决于其神经质之冲突。于是,治疗者形同一面镜子或一片空白的幕布,使来访者能将他的欲望和焦虑投射在上面。治疗者自已尽量藏而不露,好让来访者所表现的态度纯粹发自内心,而不是对客观情境的反应鼓励移情,会导致神经官能症的发展,即来访者把过去的冲突全部表现出来。此时,来访者的目的不再是恢复健康,而是从治疗者身上获取小时候从外界得到的东西。他不求自已减少依赖性,而是希望分析者满足他所有的依赖需求。在治疗中发展出这些态度,使得来访者和分析治疗者都能正视并了解来访者在早期婴儿阶段冲突的本能和防御方面。由于来访者以相当的情绪和感情投注在分析情境中,使得渐增的了解也具有情绪色彩。当来访者有了领悟,在理智和情绪两方面都了解冲突的本质,并且以他对自已和对外界的新知觉,而觉得能够以成熟的、没有冲突的方式来自由地满足他的本能时,人格改变也就发生了。

当压抑的欲望通过象徵性的途径得到满足时,可能岀现心理症状。在心理咨询中,移情性的满足能取代象徵性的满足,而使心理症状心理症状象征性满足压抑的欲望移情移情性满足压抑的欲望症状健康有意识的调控压抑的欲望图66移情的作用减轻或消退。这时,咨询的目标是把移情性症状进一步转化为有意识的调控。一旦目标实现,心理症状就彻底消除了。

移情有两种,一种是阳性移情,表现为信任、依赖、友好;反之为阴性移情表现为不信任、疏远。阳性移情有助于疗(如上所述),阴性移情不利于治疗,但阳性移情如过分强烈,导致不现实的特殊感情,也是危险的。

同时,治疗者也可能对来访者产生移情,称为“反向移情。这时治疗者的潜意识中把来访者视为父母、亲人等,从而情不自禁地对来访者表现岀热情或冷漠。治疗者对此应有充分的认识,并妥善处理,因为适当的医患关系是成功治疗的前提。

来访者在过去由于罪恶感和焦虑阻碍了成长发展,精神分析情境提供了个人重新处理旧冲突的机会。治疗前和治疗情境中的反应之所以不同,是由于三个因素在起作用:第一,在治疗中,冲突不像以往那样厉害;第二,治疗者表现出不同于父母的态度;第三,来访者已是成人,能利用自我中已发展的部分来应付未发展的部分。这三者构成再学习的机会,是形成正确情绪经验的基础。显然,这种人格发展并不表示精神分析是理智而非情绪的经验,也不表示领悟和了解只是由治疗者提出,而不是来访者自已得到,更不在否认道德责任和罪的制裁。相反,精神分析认为来访者透过对旧有冲突的领悟,透过对婴儿期需求满足的了解和对成熟的满足方式的了解,透过对旧焦虑的了解,并承认其与当前现实无关,仍然能在现实许可范围内和自已的道德标准下,满足本能的需求以上是精神分析的最主要的方法,其他方法如解释、澄清和情感反映等在前章已经阐述。在临床上,弗洛伊德常把自由联想和梦的分析结合起来应用,而其他方法也穿插其中。因为梦是通到潜意识的一条“捷径”,以梦为开始的自由联想,提供了隐藏在做梦过程中的欲望和冲突。

通过自由联想,医生和来访者都能把握住隐梦。梦就像症状一样,是一种伪装,是欲望的部分实现。在自由联想中,得以揭开它伪装的面貌,凭借意识控制的放松,潜意识中的冲动、欲望、记忆和幻想都-冲到意识中来。自由联想中,思想并不完全自由,它也和其他行为一样,决定于个人里面挣扎着要表现出来的一股力量。

起初,弗洛伊德以为只要使潜意识里的想法进入意识,就足以影响行为改变,并得以治愈。这与早期强调压抑的记忆是一切心理疾病的根本,在观念上是一致的。

如亨德瑞克( Hendrick I,1943)1所说,弗洛伊德後来才了解到治疗不仅涉及记忆的恢复,对隐藏的欲望和冲突有情绪上的领悟,也是必需的:他(弗洛伊德)会先了解来访者潜意识的欲望,然后将此告诉来访者,来访者会同意并了解;这一过程会影响来访者对问题的理智评价,但并不影响其情绪紧张。

因此,弗洛伊德在早期硏究中已学会一点是许多套用他的治疗方法的人并未真正了解的,那就是:理智的领悟并不能控制潜意识的力量;压抑不仅是知与不知之间的差异;心理治疗除了使它出现到意识层面,还需依赖其他因素。

那么,这些其他因素是什么呢?精神分析治疗过程,就是要抓住从前在潜意识中的情绪和欲望,并且在一个安全祥和的环境中,和这些痛苦的经验奋斗。如果患的心理疾病是有关滞留在某一发展阶段的,那么在精神分析中,个人就变得能自由自在继续他正常的心理发展。“我们可以将分析治疗界定为一种过程,就是唤醒在青春期时未能适当解决的冲突,藉着减小压抑的需要而提供另一个更好的解决机会。”②2如果来访者患的是有关本能受阻,并将能量用在防御作用上,那么精神分析就是使能量重新分配,以便将更多的能量用在更成熟、无罪恶感、不固执、并更满足的活动上。如果来访者所患的心理疾病是有关冲突和防御作用的,则精神分析就在于减小冲突,使来访者不受防御过程的限制。如果患的心理疾病是被潜意识和本我的霸道所控制,那么精神分析就是使潜意识里的想法出现到意识中来,使来访者变成受自我控制的人我们的治疗计划是以这些看法为基础的,自我因内心的冲突而变弱;我们必须助它一臂之力。这时犹如一场内战,必须借助外来同盟的支援。精神分析医生和来访者的那种变弱了的自我联合起来,以外界的现实世界为根据地,共同抗击敌人即本我的本能欲望和超我的道德要求,我们彼此达成协议,来访者病态的自我答应以最坦诚的态度亳无oan保留地提供自我知觉的全部内容,听任我们处理。另一方面,我们也向他保证以绝对的谨慎,将我们分析受潜意识影响的内容的经验为他提供服务。我们的知识足以弥补他的空白,使他的自我能再次驾驭他心理生活中失去的领域。这协议组成了精神分析的情境①1。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