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心理咨询师的情感特征

1949年美国国家职业指导委员会提出了5个理想心理咨询师特点1:①对人特别对来访者感兴趣;②2对他人有很好的敏感性;③情绪稳定;④客观、尊重事实;⑤能够得到他人的信任。其中第1条和第4条属于情感特徵。一般说来,积极、乐观、善良、有同情心、助人为乐等情感特徵是咨询师所应该具备的一般情感特徵。我们从社会文化背景考虑,对我国心理咨询师所需要的特殊情感特徴做一初浅的概括。

(一)适度的面子心理中国人最讲面子,面子是打开中国人心理世界的金钥匙。面子心理十分丰富复杂,虽与思想观念、价值体系等认知因素的联系干丝万缕,但更重要的是一种情感情绪体验——我“感到”很有面子,或者我“觉得”挺丢面子,它是对生活情境的种感受。生活在“面子”横流的汪洋大海里,我们这些“鱼儿”不管游到哪个职业领域,都不可能摆脱其围截堵歼的浩浩气势。

显而易见,前述“我是医生”、“我是权威”、“我是老师”等自我概念都会带来面子情绪问题:说不出毛病丢我医生面子,谈不出解决问题的方法损我权威形象,讲不出点道道会出我老师洋相。在这种情绪的驱动下,各种不良的心理咨询行为就有可能产生,如以自我为中心,强行向来访者推销自已的思想、观点和信仰等。更有甚者,为保全面子,不惜牺牲职业道德,如弄虚作假,有意夸大自已的咨询效果等。

①转引自郑希付心理咨询原理广州:广东高等教育出版社,2003:27当然,面子心理并非完全负面,如果被控制在自已真实水平和能力所及范围之内,并在科学思想和职业道德的指导下,适当为面子而刻苦钻硏,努力奋斗,造福于来访者,自然无可厚非。但在心理咨询工作中,更鼓励咨询师实事求是,不怕丢面子,或超越面子心理。这有赖于咨询师对自身人格力量的反省和提升。

(二)“圈内人”的真诚,“圈外人”

的超脱我国的朋友关系中,“圈内人”和“圈外人”的界线是比较明确的,好朋友属于圈内人,可以无话不谈,他人属于圈外人,真话只能说三分。心理咨询师必须以交圈内朋友的态度对待来访者,鼓励来访者充分表达自我,但又要以圈外人的态度对待自已,把自已看作是来访者的“圈外人”,使自已不能在来访者面前随意表达自我。心理咨询师要处理好这个基本角色矛盾,把表达自我的机会让给来访者,即使对来访者的故事很有感慨,很有见解,甚至很想表达自已的一些类似经验,但必须克制自已,除非这种表露有利于对方的发展。

换句话说,咨询师在咨一访关系中必须保持“圈内人”那样的“真实自我”,但又要常常压抑这样的“真实自我”。这在日常生活中是不必要的,但在心理咨询中,咨询师却必须这样做,因此难免会有自我压抑和寂寞孤独感。坦然处理这些负面情感是咨询师所必须做到的。为此,咨询师不仅要学习咨询技能,而且应追求种“无为而治”的人生境界,把咨询室看作一个人生舞台,让来访者尽情表演,自已做一个高明的观众,虽然“心如明镜”,但不随意干涉,更不取代对方的位置。如老子所言:“我无为,人自化;我好静,人自正;我无事,人自富;我无欲,人自朴。”有了这样的理念和追求,咨询师的自我压抑感和寂寞孤独等负面情绪就会慢慢消解。

(三)“私德”般的热情,“公德”般的冷静我国儒教伦理是在血缘关系基础上演绎岀来的,所以在感情上根据亲疏关系确定冷暖程度是习以为常的,表现为对亲朋好友情深义重,对外人薄情寡义。桃园结义,情同手足,为干古美谈,便是印证。

与“圈内人”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喜怒哀乐你我不分,而对“圈外人”则表现出冷漠。我们的热情和同情心都会因亲疏关系而异。

显然,心理咨询师必须拥有一颗善良的心,富有热情,有同情心,把来访者当作“圈内人”,乐意帮助他解脱痛苦,但又不能轻易被对方的情绪感染,引起强烈的共鸣,像“圈内人”那样你我不分,以致不能自已。如有的咨询师在听完来访者的伤心故事後,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好多天都不能从忧伤中摆脱出来,从而影响自已的生活和工作;有的咨询师会与来访者一起流泪热情和同情意味着,心理咨询师要像“圈内人”那样积极投入到来访者的故事中去,把他的事情看成自已的事情。同时要从情感上保持一定距离,像对待“圈外人”那样,冷静地观望其情绪波动,不能哀其所哀,怒其所怒。这又是一对矛盾,是心理咨询师需要自我调节的。

此外,心理咨询师应该是一个能监控移情的人。有的人非常喜欢他人依恋自已,有的人则喜欢自已依恋他人。这样的人其性格是不成熟的,不适合做心理咨询师。

性格成熟的心理咨询师,一方面能觉察来访者对自已的移情,及时帮助对方处理这问题,同时知道自已可能产生移情的条件,及时调控。

四、心理咨询师的行为习惯任何一种职业都会塑造一个人的行为习惯,也有对行为习惯的要求。如,教10年书,至少会把大多数原来不善言辞的人培养成为能说会道的人,否则他在讲台上是站不下去的;当10年兵,也肯定会在人身上留下军人气质……心理咨询师的职业要求怎样的行为习惯呢?

多听少说的习惯在我国,父母、老师、医生、领导等都习惯于扮演传道解惑、指点迷津的角色,自然以说教为已任,久之,“我说你听”

就成了行为习惯。而心理咨询主要是“你说我听”的活动,帮助来访者自由自在地表达自我。从这一意义上说,心理咨询师相当于苏格拉底“产婆法”(一种启发式教学法)中的“助产士”,“孩子”是来访者孕育和生产的,“助产婆”的功能是帮助她顺利生产。西方心理咨询学把心理咨询师这一角色称为“ facilitator”,可以翻译为“产述师”,意思是,问题是来访者叙述的,也只有他知道问题的来龙去脉,有权利和责任解决问题,咨询师的功能是帮助他顺利地把问题叙述出来。

这意味着,心理咨询师不是不会说的人,相反是个很会说,说话很有水平的人。

正因为很有水平,所以他不是个啰啰唆唆、喋喋不休而不着要领的人。

不轻易提建议的习惯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知识分子(士大夫)与生俱来的一个使命是为他人(常常是官僚)出谋划策,提建议,并以提高明的建议为自我价值的最好体现。所以,自古有“武死战,文死谏”的人生价值导向。

三国演义中,诸葛亮羽扇纶巾纵论天下的文学形象,是我国传统文化中的智慧模型,也是广大知识分子毕生追求的人生偶像。

在这样的文化意识中,饱读经书的知识分子自觉或不自觉地会养成有问必答指点迷津的建议习惯。这种文化意识移植到今天的心理咨询中,就难免产生绞尽脑汁出注意,丐计求谋指方向的咨询习惯。而这怡恰是现代心理咨询所反对的行为,因为心理咨询的一个理念是,来访者有潜力认识和解决自已的问题,有权利和责任作出选择,并为自已的选择负责,其目的是培养独立人格的成熟的人。另一个理念是,个咨询师不可能对所有来访者的发展性问题提出合理的答案,有些问题根本不可能有答案,即使有答案,答案也掌握在来访者自已手中,咨询师的任务是帮助来访者发现自已手中的答案。

处理现实问题的习惯中国文化比较强调这样一种认知模式,即“知其然,且知其所以然”。遇到问题时,必先弄清其产生的原因,然後对症下药,使问题迎刃而解。这种思维模式对于解决许多自然科学问题是很有效的,但是对于解决人们的心理问题就不见得有效,因为许多心理问题无法找到确切的原因,即使找到原因也无助于问题的解决。

如,一个不善于交往的大学生,可能有家庭教育方面的原因,也可能有学校教育方面的原因,还可能有遗传方面的原因,要彻底弄清楚比较困难,即使大家认为是家庭教育不当,又能奈之如何呢?过去的事情已无法改变。况且,不少原因只是我们认为的原因,真正的原因是什么依然无以知晓。

既然如此,心理咨询师就不必花大量时间穷究根源,而应该立足于现在和未来,帮助来访者适应现在和未来的生活。如对于不善于交往的大学生,最有效的帮助就是直接对他进行交往行为训练,促进其人格发展。

评论